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uxiangzi899的博客

欢迎朋友们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石涛作品欣赏(十)  

2014-09-24 22:53:53|  分类: 山水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北京瑞丰达文化《石涛作品欣赏(十)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康熙南巡两度召见

  康熙17年夏,石涛应 钟山 西天道院之邀,到达南京,是年37岁。人到中年,石涛绘画艺术生涯进入了一个转变时期,此后的数年是石涛生活上较得意的时期,尤其是 康熙帝 玄烨两次南巡,石涛被两度召见,这是他最感荣耀的大事。这两次召见,可能对他的画艺也产生一定的影响,因为在一些作品中反映了石涛被召见后意气风发的情感。清圣祖玄烨的第一次南巡是康熙23年,岁在甲子(1684年),当年11月,圣驾驻跸南京,曾至名刹长干寺巡幸,时石涛正挂锡该寺,欣逢其会,即与长干寺僧众一起恭迎接驾。5年后,康熙28年(1689年),石涛再次于扬州 平山 堂恭迎圣驾,康熙帝居然还当众呼出石涛之名,这不能不使石涛受宠若惊,倍感荣幸。为纪念这一难忘时刻,石涛特作《客广陵平山道上接驾恭纪》七律二首,诗云:“无路从容夜出关,黎明努力上平山,去此罕逢仁圣主,近前一步是天颜,松风滴露马行疾,花气袭人鸟道攀。两代 蒙恩 慈氏远,人间天上悉知还。”“甲 子长 干新接驾,即今已巳路当先。圣聪勿睹呼名字, 草野 重瞻万岁前,自愧羚羊无挂角,那能音吼说真传。神龙首尾光千焰,云拥 祥云 天际边。”诗中语句感情真切,既有对皇上的感恩戴德,又对恭迎接驾这件事颇感得意。与此差不多同时,石涛神采飞扬地挥毫绘制了一幅《海晏河清图》并题了如下 诗句 :“东巡万国动欢声,歌舞齐将玉辇迎。方喜祥风高岱岳,更看佳气拥芜城。尧仁总向衢歌见,禹会遥从玉帛呈,一片箫韶真献瑞,风台重见凤凰鸣。”画中款署“臣僧元济顿首”。从中可以看出此时的石涛不仅为两次面君而感荣耀,而且已以新朝属臣为荣了。

  北京游历交游广阔

  康熙28年秋,石涛到了北京,结交了不少上层官吏,如 大司马 王骘、大司寇图公、 辅国将军 博尔都等,并与博尔都结为挚友。结交这些上层人物,应酬绘画是必不可少的,于是石涛的一批新作随之问世,不少官吏得到他的新作。其中给博尔都画得最多,不乏精工之作,如和王原祁合作的《竹石图》就是专为博尔都所作,作为挚友,博尔都也对之有回报,他曾作《赠苦瓜和尚》七律一首,诗云:“风神落落意忘机,定里钟声出翠微。 石火 应知着处幻,须眉果是本来非。坐标海月群心悦,语夹天花百道飞。高步自随龙象侣,惟余元度得相依。”可以想象,新的游历和交往,大量新作品的绘制,石涛画艺的提高也是必然的。石涛在广泛的交友活动中,不断地向同时代的画家学习,凡能为我所好,为我所用的笔墨技法都虚心采撷,兼收并蓄。在南京时,他就结交了梅清、龚贤、程邃、髡残等,在北京与 王石谷 ,王原祁等亦十分投契,常在一起切磋画艺,从而使他在当时和回扬州后创作了不少气势恢弘,深厚严谨的精心之作。50开外蕴藉凝炼的风貌中,一股刚健之气溢幅而出,诚如王原祁评语:“海内 丹青 家不能尽识,而大江以南当推石涛为第一,予与 石谷 皆有所未逮。”

  北京之行是石涛人生的转折点,在绘画艺术上,他得到了很大提高,但他并未能达到报效朝廷的愿望。原先石涛是抱着欲向“皇家问赏心”的愿望北上的,他曾以为康熙帝也礼佛,能像顺治帝礼待旅庵本月那样礼待他;原先以为京城的权贵也礼贤,能像伯乐荐举千里马那样荐举他,然而他的这些愿望最终彻底落空。在京期间,他受人之邀,频频出入王公贵族的 高第深宅,吃喝之余,须投挑报李,得写画回敬主人,赋诗美言主人。虽然结交的达官贵人不少,但真正能体察他心思的屈指可数,他终于明白自己在京城社会舞台上所扮演的角色,在一丝苦笑中吟出了如下凄楚哀婉的诗章:“诸方乞食苦瓜僧,戒行全无趋小乘。五十孤行成独往,一身禅病 冷于冰 。”诗中道明他在京城的社交舞台上,充其量只是个“乞食”者而已!上层人物只把他当作画匠,这使他思想上感到很失望。康熙31年秋,51岁的石涛买舟南下,与他相交颇深的博尔都等至码头送行,至冬日石涛回到扬州,从此定居当地,直至康熙46年后病故。自回到扬州后,石涛一心投身于艺术创作,其绘画风格由中年较繁富、清逸转向沉雄、朴实,艺术创作上进入最为纯熟、最为旺盛的时期。

(特别推荐)石涛作品欣赏(十) - 陇上行者 - 翰墨轩

(特别推荐)石涛作品欣赏(十) - 陇上行者 - 翰墨轩

(特别推荐)石涛作品欣赏(十) - 陇上行者 - 翰墨轩

(特别推荐)石涛作品欣赏(十) - 陇上行者 - 翰墨轩

(特别推荐)石涛作品欣赏(十) - 陇上行者 - 翰墨轩

(特别推荐)石涛作品欣赏(十) - 陇上行者 - 翰墨轩

(特别推荐)石涛作品欣赏(十) - 陇上行者 - 翰墨轩

(特别推荐)石涛作品欣赏(十) - 陇上行者 - 翰墨轩

(特别推荐)石涛作品欣赏(十) - 陇上行者 - 翰墨轩

(特别推荐)石涛作品欣赏(十) - 陇上行者 - 翰墨轩

(特别推荐)石涛作品欣赏(十) - 陇上行者 - 翰墨轩

(特别推荐)石涛作品欣赏(十) - 陇上行者 - 翰墨轩

(特别推荐)石涛作品欣赏(十) - 陇上行者 - 翰墨轩

(特别推荐)石涛作品欣赏(十) - 陇上行者 - 翰墨轩

(特别推荐)石涛作品欣赏(十) - 陇上行者 - 翰墨轩

(特别推荐)石涛作品欣赏(十) - 陇上行者 - 翰墨轩

(特别推荐)石涛作品欣赏(十) - 陇上行者 - 翰墨轩

(特别推荐)石涛作品欣赏(十) - 陇上行者 - 翰墨轩

(特别推荐)石涛作品欣赏(十) - 陇上行者 - 翰墨轩

(特别推荐)石涛作品欣赏(十) - 陇上行者 - 翰墨轩

(特别推荐)石涛作品欣赏(十) - 陇上行者 - 翰墨轩

(特别推荐)石涛作品欣赏(十) - 陇上行者 - 翰墨轩

(特别推荐)石涛作品欣赏(十) - 陇上行者 - 翰墨轩

(特别推荐)石涛作品欣赏(十) - 陇上行者 - 翰墨轩

(特别推荐)石涛作品欣赏(十) - 陇上行者 - 翰墨轩

(特别推荐)石涛作品欣赏(十) - 陇上行者 - 翰墨轩

(特别推荐)石涛作品欣赏(十) - 陇上行者 - 翰墨轩

(特别推荐)石涛作品欣赏(十) - 陇上行者 - 翰墨轩

(特别推荐)石涛作品欣赏(十) - 陇上行者 - 翰墨轩

(特别推荐)石涛作品欣赏(十) - 陇上行者 - 翰墨轩

(特别推荐)石涛作品欣赏(十) - 陇上行者 - 翰墨轩

(特别推荐)石涛作品欣赏(十) - 陇上行者 - 翰墨轩

(特别推荐)石涛作品欣赏(十) - 陇上行者 - 翰墨轩

(特别推荐)石涛作品欣赏(十) - 陇上行者 - 翰墨轩

(特别推荐)石涛作品欣赏(十) - 陇上行者 - 翰墨轩

(特别推荐)石涛作品欣赏(十) - 陇上行者 - 翰墨轩

(特别推荐)石涛作品欣赏(十) - 陇上行者 - 翰墨轩

 

(特别推荐)石涛作品欣赏(十) - 陇上行者 - 翰墨轩


(特别推荐)石涛作品欣赏(十) - 陇上行者 - 翰墨轩

(特别推荐)石涛作品欣赏(十) - 陇上行者 - 翰墨轩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